索 引 号 014416330/2018-10247 分 类 国家级、省级政策解读 综合政务,其他 其他
发布机构 市政府 发文日期 2018-05-04
文 号 时 效
《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为何重提“两微”?
信息来源: 新华网 发布日期:2018-05-04 16:49 浏览次数: 字体:[ ]

     最近印发的《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不但在时隔一年后重提“两微”,并且首次提出“问责制度”。从2013年微博首次出现在政府关于信息公开的文件中开始,新媒体在政务公开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今年的这两个变化,或许预示着政务新媒体新的发展方向。

政务新媒体正本清源

  2013年《关于印发<当前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里,第一次写入“微博”。当时的表述是:“要充分发挥政府网站、政府公报、新闻发布会以及报刊、广播、电视、政务微博等传播政府信息的作用,确保公众及时知晓和有效获取公开的政府信息。”

  《2014年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中“两微”首次并列,表述为:“加强新闻发言人制度和政府网站、政务微博微信等信息公开平台建设,充分发挥广播电视、报刊、新闻网站、商业网站等媒体的作用,使主流声音和权威准确的政务信息在网络领域和公共信息传播体系中广泛传播。”

  《2017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中,没有单独提及“两微”,而是改为“政务新媒体”,其中有多处相关表述。这一年,还专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政务新媒体工作的通知》。

  《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中,“两微”的提法“回归”。表述为:“充分发挥政务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灵活便捷的优势,做好信息发布、政策解读和办事服务工作,进一步增强公开实效,提升服务水平。”

  “两微”曾被视为电子政务2.0的代表,也是政府部门在移动互联网上最早的“标配”。“一端”虽然没有明确定义,但在实践中更侧重于政府部门的官方客户端。虽然近年来各级政府部门也入驻了不少移动客户端,但因为其功能比较单一,因此在政务公开实务中的价值并不明显。今年的文件中罕见提到“对维护能力差、关注用户少的可关停整合”,说明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充分重视。

  简单追求规模并不利于政务新媒体的发展。从连续三年提及“两微”,到2017年代之以“政务新媒体”,再到今年重提“两微一端”,既是明确政务新媒体的矩阵格局,也是明确了“两微”在政务新媒体矩阵中的重要地位。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政务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政务新媒体实验室主任侯锷就认为,今年恢复点名“微博”,体现了国务院对新媒体与政务应用结合的相关媒介范畴的进一步重心厘清、重点界定和理性思考。

  服务能力将成为衡量指标

  今年的文件还将“提升服务水平”和“增强公开实效”并列,这也是一个重要变化。信息公开已经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而在微博上已经出现了新的服务模式。当公众有问题需要解决、尤其是在线下解决遇到困难时,往往会通过发微博与政府部门沟通。

  公众希望通过公开事件以获得更高关注度、推动事件获得解决的意愿是客观存在的。体现在新媒体平台上,往往就容易产生舆情。事实证明,公众的讨论和媒体的参与对推动事件进程往往有正向推动作用。对于政府部门而言,舆情在哪里出现,就应当在哪里解决。《2018年政务公开工作要点》第一次提到,开展政务舆情应对工作时要“建立问责制度,对重大政务舆情处置不得力、回应不妥当、报告不及时的涉事责任单位及相关责任人员,要予以通报批评或约谈整改。”这也显示出“两微”、尤其是微博在政务新媒体中的核心地位。

  今年的文件中提到要“建立完善与宣传、网信、公安、通信管理等部门的快速反应和协调联动机制,加强与新闻媒体的沟通联系,提高政务舆情回应的主动性、针对性、有效性。”表明舆情应对已经从本部门的处理反馈升级到跨部门的协调联动,使线下的处理过程和结果与线上的信息公开同步,这都标志着政府部门舆情处理意识和能力的提升。

  服务和舆情之间是此消彼长的。服务做得好,发生舆情事件的概率就低,反之则高。这就要求政务微博具备线上联动解决线下问题的能力。银川、成都、昆明等地已经开始通过政务微博矩阵实现这一目标,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效果。2017年“@问政银川”在微博办结18000多件求助,办结率达到97.14%。

  问责制度直接考验的是政府部门的微博运营能力。对于政府部门和微博而言,这无疑都会带来“压力山大”,但从政务新媒体发展的长期来看却是好事。政务微博正逐步成为政务新媒体的“改革前沿”。谁先闯出一条路,谁就是改革先锋。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